当前位置:家军资讯网搞笑铁血刀魂
铁血刀魂
2022-06-20

慕容刀锋

周记刀铺的招牌——竹竿上挂着的一大一小两把菜刀在风中叮当作响,仿佛在诉说着人世间的酸甜苦辣,悲欢离合。

刀铺的掌柜周师傅每天总是用他那昏花的老眼,看着路上的沙尘滚滚地冲过。由于战乱,生意很是冷清,照这样下去刀铺离关门也不远了。周掌柜收回眼光,叹了口气。

叹息中,两匹健马御着西风向着刀铺飞奔而来。离着刀铺还有十丈,马上的人便勒住了马缰,健马一声嘶鸣,人立而起,马上的人顺势滚鞍下马。周师傅见多识广,虽然这两个人都是便装,但是他一眼就瞧出,他们是军人!尤其前面的这个人气宇轩昂,一举手一投足都透出英豪之气,绝非等闲。

很快来者就到了跟前。前面的人对周师傅一抱拳:“敢问,您可是江南‘神刀周’,周师傅?”

周师傅淡淡地说道:“这里只有菜刀,没有神刀!客官是要切瓜的还是剁菜的?大大小小十余种,随便挑。”

对方仍旧毕恭毕敬说道:“经多方打探,得知师傅在此,今日专程前来有一事相求——我不买刀,我请师傅磨刀。小甲把我的刀呈上来。”后面的那个很显然是他的随从,闻言立刻把一口大刀捧了过来。来人缓缓拔刀出鞘,立刻一股寒气砭人肌骨,果然好刀!

周师傅眼前一亮,忙问这刀从何而来?来人一笑:“授业恩师,风云刀客陈不留。”周师傅再问:“客官何处高就?”来人未及答话,唤作小甲的随从接口道,说这是他们新四军抗日先锋团的慕容团长!

“慕容刀锋?!”周师傅一愣,立刻拱手施礼,“久仰,久仰!精忠报国慕刀锋,横扫千军鬼神惊!这刀我磨了!徒儿取我的乌龙雪花石来。”

慕容刀锋不禁“咦”了一声。因为他听说过,乌龙雪花石乃世间奇石,通体乌黑油亮,而断口处却有斑斑白点恰如雪花飘洒,据说价值更在和田玉之上。周师傅认得这口刀。这口刀名唤“血腾”,因为刚打造出炉之时好似一腔热血沸腾,是天下第二铸刀师周年的传世之作……他老人家自称第二,无人敢称第一。周年正是周师傅的父亲。

慕容刀锋再次抱拳:“那就有劳了……我们在此地休整,三天后将开赴前线。”

慕容刀锋双手接刀,命令小甲把带来的钱都给周师傅。周师傅把脸一板,坚辞不受。他只有一个要求,想见识一下慕容团长的神功绝技“不留”刀法。慕容刀锋朗声长笑,欣然应允。

慕容刀锋猛然一声虎吼,平地立时卷起一股旋风,黄沙滚滚弥天盖地,方圆几丈内全被刀风笼罩。慕容刀锋边舞边唱:“迎面大劈破锋刀,掉手横挥使拦腰。顺风势成落秋叶,横扫千军敌难逃……男儿慷慨赴国难,马革裹尸泣血笑,斩杀胡狼传捷报!”

歌声停,刀法住。

周师傅眼已潮润:“我这里珍藏着两桶三十年陈酿老酒略表寸心,如蒙不弃,权当见面礼,不为他图,只望慕容团长多杀鬼子。”

慕容笑起来:“请暂留周师傅处,等我得胜归来定当一醉方休。”周师傅击掌喝彩高声道:“好!我就等你得胜之时,一起痛饮黄龙。”

血腾宝刀

不料一个月后,周师傅没有等到慕容团长,只等来了他的刀。刀是小甲带来的。

小甲泣不成声,讲诉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前些日子,他们和鬼子的一支精锐遭遇了,慕容团长身先士卒与敌人肉搏,砍死了十八个鬼子,然而不幸被流弹击中,以身殉国……今天小甲受全团兄弟托付,前来请周师傅再次磨刀,把慕容团长的刀复原。大家都相信这口刀上有慕容团长的魂!只要这口刀在,全团上下就都有了魂。周师傅拿过刀来,一看不由皱起眉头,刀身已残!从这口刀上不难想象当时战斗的惨烈。“要想复原,只有重新锻造。不知我的技艺能不能达到先父的水准?徒儿,生火!”

风箱呼哒哒响起来了。

周师傅唤小甲一起到里间搬出一只木桶。木桶滚圆,表面被红胶泥封得严严实实。周师傅用力拍开桶口的泥封,取下桶盖,缓缓倾斜将其汩汩倒入水槽之内。一股酒香弥散开来。桶中竟然是上等好酒。周师傅猛地扯掉了上衣,精赤着臂膀,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几十岁。

周师傅取刀投进了火炉……半个时辰之后,只听周师傅猛喝一声:“起刀!”接着再喝:“锻刀!”一阵叮叮当当的锻刀之声铿锵奏响,犹如繁弦急管,又犹如金鼓齐鸣,响彻天宇。

“淬刀!”

周师傅一个旋身,飞快地将刀插进了水槽中。水槽内一声爆响,一朵白云冲天而起,宛如蛟龙,一时间雾气蒸腾。周师傅从水槽内将刀取出,刀身仍然微微泛着红色,热浪袭面。

周师傅对小甲说道:“这是我专门为慕容团长留的得胜酒——遗憾,他喝不到了……用酒淬刀是我们周家的独门绝技,我请他的刀喝了也是一样!”

小甲哽咽道:“周师傅,请您把淬过刀的水——不,是酒,送我一坛吧!淬过刀的酒同样也有了魂,我把它带给前线那些战友们!成吗?”

周师傅眼噙热泪,重重点了点头……

不速之客

午后,如墨一般的乌云与漫天硝烟搅合在一起不断翻卷,汹涌。

“要来雨了!要下就下得大大的。”周师傅自言自语。突然,“啪!”一声枪响,竹竿上挑着的那一大一小两把菜刀应声坠地。很快,在乌云里飞驰而来一列马队。鬼子!小徒弟惊得差点叫出声。片刻工夫,十几个全副武装的鬼子将刀铺包围了。

周师傅拍打着身上的土,若无其事地吩咐徒弟熄火关灶。

“送上门的买卖也不做吗?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!”一名日本军官操着流利的中国话挡在了身前。

“什么酒喝多了都会头疼,所以我不喝酒。”周师傅冷哼了一声。

“我有一个法子——无论谁的头被砍下来后,都不会再疼的。"日本军官冷笑道。

“那敢情好!我这颗脑袋现在糊涂得很,割下来一了百了。”周师傅也笑起来。

“但是,你这个徒儿的脑袋可聪明得很啊。”对方逼上一步。

周师傅叹了口气,冷冷地问对方有何贵干。这个日本鬼子军官,是日本第二旅团的松本联队长,他是来叫周师傅到他的据点去为他磨刀的。周师傅连连摇头,说不放心自己的这些家当,这年头蟊贼太多了。松本奸笑数声一挥手。

鬼子兵立即蜂拥上前,有抬风箱的,有拎铁锤的……周师傅也不阻止,冷眼观瞧。四个日本兵一起去抬铁砧,不料铁砧纹丝未动,四个家伙却扑通通一起跌坐到地上,哎呦呦叫个不停,两个闪了腰,两个岔了气。

“只要能把我的铁砧抬走,我就跟你们走。”周师傅慢悠悠地说道。松本再挥手。又过来四五个日本兵,然而人多又插不上手,只好围着铁砧干转圈。

“这块铁砧是百年前的一块陨铁,重逾千斤,就像湖里的芦苇日久生根,它已经长在了这块土地上,不是谁说拿走就可以拿走的,别不自量力了!”周师傅话中有话,语带双关。松本无奈,一摆手,日本兵全部退了回去:“请周师傅鉴刀。”

刀神论刀

刀是日本的武士刀。

周师傅并没有接刀,他只用眼瞄了一下就说道:“日本刀总体上完全抄袭了中国的唐朝横刀样式,虽然这对于喜欢标榜武士道精神的日本人来说是种难堪,但这的确就是真实的历史。横刀的锻造技术在当时世界上是极为先进的,锻造出来的刀锋锐无比。制造横刀的技术后来被日本学去,才成就了日本刀后世的声名。不过,日本刀基本上和花剑一样,单打独斗还行,上战场嘛——万历年间,朝鲜战场上,日本刀碰到明朝的砍刀队,通常是连刀带人一块被砍成两段的……哈哈……”周师傅开怀大笑。

松本并未恼怒,竟然还点了点头,示意周师傅继续说。周师傅顿了顿,伸出一只手,将松本的武士刀拿了过去。

刀出鞘。

刀身有着无数的缺口。松本骄傲地宣称,这把刀来自大日本近代第一武士柳生的后人,他与另外一名日本军官山野比赛砍杀俘虏,由于一时兴起,结果导致宝刀缺损。

周师傅说道:“按照刀的寿命,一把刀只能磨六次,这把刀我没看错的话,至少已磨过五次!日本的刀为玉钢,玉钢是你们发明的,虽然硬度高,但非常容易氧化,日本武士有事没事拿块白布擦来擦去的,就是因为太容易生锈了!再有刀身质脆,很容易折断。然而中国刀以刃口砍石头,也绝不会卷刃。中国的锻刀术完全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,削铁如泥并不是神话。如果这把刀重新锻造将会是另外一种气象。”

松本不胜欢喜,连呼锻刀。

周师傅喊了一声:“徒儿生火!”

计诛胡狼

周师傅把刀投进火中,回头邀请松本近前来进行监督,以免搞名堂。松本把头摇得像拨浪鼓,连说“岂敢,岂敢”,但还是走了过来。

“淬火是铸刀过程中最为关键的一步,因为这是为一把刀赋予灵魂的时刻。刀可以经历数万次的反复锻打与磨砺;唯独这一步,却只有电光火石的一次机会,瞬息之间,便可决断一切。铸刀师与打铁匠的差别就在此一刹那。”周师傅说道,“相传欧冶子铸剑的湖边,有七口井,井的排列形状,就像天上的北斗星座,因此称为龙泉七星井。由于历史变迁,风物转换,现在仅余一口,每年端午才能取一次水,今年我有幸得到一桶,保存至今未敢擅动。联队长真是好福气啊。”

松本一听喜上眉梢,直呼“吆西,吆西”。不大的工夫,两个日本兵跟随周师傅从里面抬出一只泥封的木桶来,看架势足有百余斤。木桶就放在了炉火旁边。松本伸手要去掀木桶的盖子。周师傅伸手拦住:“传说欧冶子做雌雄两把宝剑,当把剑放在水中淬的时候,两把剑忽然化成两条龙,腾空而去,如白虹贯日。所以这水中的灵气万不可泄露。等一会你就会见到飞龙在天的奇观。”松本半信半疑,把伸出的手缩了回去。

周师傅要求松本让他的所有士兵组成人墙进行护法,因为天气不好,风沙太大,淬火时,如果有半粒尘埃掺杂进来,一招不慎,就将前功尽弃,这把刀从此也将等同于废铁一块了。然后周师傅又唤徒儿去后头取乌龙雪花石。这时日本兵已经团团围定。

周师傅突然提高声调说道:“刀和剑同出一炉,但剑是兵器中的君子,我国自古崇尚君子之风,就算对畜生也谦恭礼让,所以才有今日之痛。好在我们还有刀!而刀是百刃中真正的英豪!从荆轲刺秦的短匕到关老爷的青龙偃月,再到戚继光的砍倭刀,慕容团长的血腾……无不威猛绝伦,傲然不群!”言毕,周师傅飞快地用火钳夹起刀,另一只手猛地将桶盖推开了一角。松本闻到了一种熟悉的气味,然而一切都晚了,火红的刀已从这一角中投了进去,周师傅随即前扑,死死抱住松本……

轰然一声巨响,木桶中的烈酒化作一股烈焰犹如一条火龙飞蹿上云霄,地面上立刻成了火海。火海中,日本兵鬼哭狼嚎,惨叫之声此起彼伏。那把武士刀在淬火的一刹那断成千万碎片,复仇的箭矢随着爆炸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,围着的十几个日本兵无一幸免。

晨光初露,朝霞满天。夜里的一场暴雨将这个世界刷洗得无比洁净,茂盛的芦荡一眼望不到边,一簇簇,一排排,每一根芦干都挺直了身躯,每一片苇叶都犹如出鞘短刀……原先的周记刀铺荡然无存,唯留下一块千斤铁砧。

“当当……”清脆悦耳的“乐声”忽然响起。

不知什么时候周记刀铺的招牌——一大一小两把菜刀重新被高高挂起。刀声阵阵,苇笛悠扬,一首歌唱了起来,歌声仿佛来自天际,却清晰地响在耳畔:“迎面大劈破锋刀,掉手横挥使拦腰。顺风势成落秋叶,横扫千军敌难逃……男儿慷慨赴国难,马革裹尸泣血笑,斩杀胡狼传捷报!”

(责编/邓亦敏 插图/乐明祥)

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,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。

家军资讯网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714900906